芒种视频网

第一百三十一章 横竖两张嘴皮子使一下

夜色小说Yesesu.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

    村里的女人生娃生得早,别看徐凤音都有孙子了,也不过才四十差点儿,还是可以一ri的!也有些村里的老光棍瞧徐凤音一个人,想来给徐凤音松松土,徐凤音爱占小便宜,有时候也让那些老光棍摸一下,可想要正经干那事,徐凤音拍拍屁股走人,老娘不跟你干!

    高粱有种把她摁到河里湿透了,再捞上来扔进被窝里搞一通的念想,在高粱心里面,自然把徐凤音划到烂货里面去了,烂货就该这么干的。 ..

    刚从张玉香身上插拔出来,下面的大话儿还热乎,高粱很有这种想法,不过还是决定不ri了。因为张玉香是好女人,ri了张玉香马上再去ri别的烂货,那样是对张玉香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所以,高粱还是决定装傻,当听不懂!

    “徐姑,啥使一下哦!我咋听不懂呢?”

    没想到徐凤音不退路,反而把钩子扁担一甩,轻轻的挨近了点。“就是我用横竖两张嘴皮子给你使一下,保管你舒服死!上回你不是说喜欢看徐姑撒尿吗?徐姑啥都给你看!要不你先摸摸徐姑的nǎi!”

    高粱目瞪口呆,徐凤音拉起外面的衣服,露出小衣和白花花的肚皮就凑到高粱眼前了。那速度,那急切,高粱都不知道说啥了。

    “咋啦?小粱,咋不摸呢?”外面有点风在刮,衣服撂起来久了徐凤音觉得很凉,催促着高粱赶紧摸。

    ri不ri是另外一回事,可这送上门来的女人要是不摸,女人肯定是要看笑话的,以后见着了女人都得耸拉这脑袋,绕道走!要是嘴上积德的女人还不咋的说道,要是嘴上不积德,那女人直接说你没胆儿,那话儿不行,软趴蛋!

    “摸!咋不摸呢!”高粱搓搓手,钻进徐凤音的衣服里面,热烘烘有软软的有弹xing,还真是舒服,高粱跟游泳似得划拉开。

    “徐姑,这事我就帮你想办法了,成了再说,行不!”

    “成不成你都帮徐姑出了大力气,徐姑也帮你使使。行了行了,回头再摸,怕人瞧见!”

    高粱抽回了手,倒是挺舒服的,一点也不凉了。照着徐凤音这话里的意思,这女人过来找ri的居多啊,估摸着给孩子签户口就跟搂草打兔子似得,顺便找高粱办一下,说到底,还是送上门来ri!

    “小粱,你是不是真长了那么大的东西?”徐凤音是惦记着高粱的大话儿了。

    “徐姑,这事你听谁说的!”高粱没否认,不过想到肯定是有人在后面嚼舌根子了,管不住嘴,还估摸着应该是被自己ri了的女人,可能是王蓉,她那嘴皮子最厉害!

    “是不是王蓉说的,那女人嘴巴最多,有啥真话,我不干死她去。”

    高粱有点糟心,总的来说到处ri女人还是影响不好的。可要是王蓉说的,那就算了,干已经干过了,而且还帮了自己的大忙,就不让她受罪了,到时候再找她使给自己使嘴皮子使回来。

    “王蓉!”徐凤音皱皱眉头说不是。

    要是王蓉,高粱还不说啥了,可徐凤音说不是,高粱还倒是较上真的。有个女人在后面败坏自己,影响形象,那还得了,得揪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?徐姑姑,你跟我说说,不然我就不ri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徐凤音扭扭腿,被高粱这样说的直接,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。“是张晓翠,她跟我说的,小粱,你是不是把她ri了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!现在高阳村高粱ri过的女人都掰扯得清,果然是张晓翠那个**,徐凤音上回在她家帮闲,跟张晓翠扯得上,两个女人关系一号,张晓翠sāo,徐凤音也耐不住的人,比划比划一说,徐凤音心里头特痒!

    有了上回高粱地自己掰腿窝子自摸被高粱瞧见的事,徐凤音觉着也没啥好羞耻的了,今ri就找上高粱说要ri一ri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是那**!”高粱咽了口唾沫,心里头有气,想着哪天得去拿大话儿堵一堵张晓翠的嘴,让她别到处给自己乱说。

    “徐姑,谁爱ri她啊,不都说她被高支书ri了么,高驼子脑门都绿了,还跟在高唐后面跟孙子似得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   “哦!”徐凤音才不信,张晓翠可是说得活灵活现的,只是没好意思亲口承认,连是怎么样好受都说出口了,没ri上才怪!“小粱,那咱们啥时候来ri。”

    娘的!**就是**,咋都这么问呢!

    正说着,有人从那边过来了,徐凤音才下了河边继续浇菜,高粱也没搭理她了,对ri徐凤音,高粱本来就不热切。倒是对张晓翠,高粱觉得不能放过,哪天去ri的她嗷嗷叫,这他娘的两口子都不让小爷安宁,又给小爷整了个烂货来骑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高晓晓又来给高粱掀被窝,不过这回是chn天,高粱穿着秋裤,没把那话儿露出来,高晓晓也不羞了,叫高粱下山坳子。

    一年之初的chn忙,终于来了!

    高根明扛着犁头,高粱牵着牛,下了水田犁地。这事只男人干,女人是干不了的,还是个技术活呢!犁头要抓稳,还得朝深里翻,不然不顶事。一只手还得赶着牛,到头了得喊停,懒了得挥鞭子。犁过了一遍还得拿扫平了,好插秧!

    “叔!这活我来干,我全会!犁地、插秧、种麦、割稻……我都知道呢!”高粱给高根明派了支烟,就过去抢犁头,烟高根明抽上了,不过犁头高根明不给。

    “说得倒一套是一套,小粱你要是好好上学,也不用干这活不是!干这活了也不能死脑筋,还得学着点别的活计,送菜就挺好!”高根明不愧是有本事见了世面的人,还是挺开明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力气,还是留着去你大姨家干,家里的活我干了!”说着高根明开始套牛绳,架犁头!还招呼高晓晓。“离着远点,这畜生最近上疯!”

    高晓晓是提着小篓子来捡鳝鱼的,犁头翻了地,那些滑溜鳝鱼要藏不住,逮住了收拾收拾回家又能吃一餐!

    那玩意也上劲道,用油炸一炸吃两条晚上也能抖威风。

夜色小说Yesesu.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 网站地图

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,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,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,不提供資源的下載,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,並未享有刪除權利,請悉知。

站点申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受北美法律保护,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,请立即离开!